金证股份(600446.CN)

金证股份扭亏有“窍门”

时间:20-07-28 11:41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9年公司扭亏为盈,但依靠一次性投资收益,以及过度薄利多销的销售模式提升公司业绩,恐难持久。

2019年,金证股份(600446)(600446.SH)实现营业收入48.85亿元,同比下降0.31%;扣非净利润9581万元,同比增长139.29%。

不过,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金证股份仅实现营收7.25亿元,同比下降43.79%;扣非净利润-8681万元,同比下降9.90%。

同期,与金证股份同为应用软件-金融IT系统行业的恒生电子(600570.SH)、宇信科技(300674.SZ)、京北方(002987.SZ)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4亿元、2.53亿元、4.09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3.28%、-13.41%、15.03%。在同样的时间节点,金证股份营业收入的下降幅度远高于同行业企业。

另外,虽然金证股份2019年扭亏,但非经常性损益占据了其利润的半边江山,以及其2019年的业绩并不具有持续性呢?

可以确定的是,2019年公司业绩虽然扭亏为盈,但隐忧仍存。

费用乱象

2017-2019年,金证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2.28亿元、48.91亿元、48.7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34%、15.68%、-0.31%;销售费用分别为1.52亿元、1.74亿元、1.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3.73%、14.71%、-5.42%。

2017-2018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与销售费用基本上同步增长,而2019年在营业收入小幅下降的情况下,公司销售费用反而逆向下降。

通过比对销售费用的明细项目,《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造成金证股份2019年销售费用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职工薪酬与房租及水电项目费用的减少,公司当年职工薪酬与房租及水电费用分别为8152万元、671万元,相比2018年分别下降883万元、350万元,同比分别下降9.77%、34.28%。

2017-2019年,金证股份销售人员数量分别为1799人、1879人、2350人,2019年净增加471人。

结合上文数据,金证股份2019年销售费用的异常显而易见,公司营业收入未发生明显变化,销售费用理应与上年持平。

与此同时,2019年,金证股份销售人员数量相较往年大幅增加,职工薪酬与房租及水电费用却逆向减少,着实令人费解。

对于销售费用的异常,上市公司在年报中解释为由于子公司齐普生销售规模下降、销售费用减少,以及联龙博通精简部门所致。

但有意思的是,据企查查,联龙博通2018年参保人数为180人,而2019年增长至282人,增加102人。

显然,无论从上市公司整体还是子公司人数的角度,金证股份的解释都很难立的住脚。

相比销售费用的异常,金证股份管理费用却呈现“人费双增”的局面。2019年,公司管理费用为2.59亿元,相较2018年增长5775万元,其中主要的增量来自职工薪酬增加4762万元。

对于管理费用的增长,上市公司解释为“本期人员薪酬增长所致”,而据历年年报数据,2018与2019年,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领取报酬总额分别为609万元、660万元。另外,据公司《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权益授予结果公告》中所载,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2019年摊销金额仅为1117万元。

很明显,高管人员的薪酬与股票激励成本摊销并不是造成金证股份管理费用增长的主因,而通过进一步查询上市公司管理人员数量的变化,《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管理人员的数量变化是造成公司管理费用增长的主因,2018-2019年,公司管理人员与行政人员合计分别为602人与720人,增加118人。

销售人员增长471人,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不升反降,而非管理层的管理人员仅增加118人,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却增加4762万元。

薄利多销持续性待考

2019年,金证股份业绩扭亏为盈,但从利润构成的角度进行分析,公司的扭亏显得“底气不足”。

2019年,上市公司投资净收益金额为1.04亿元,占其当年净利润的比重为42.27%。根据年报,由于香港交易所(中国)有限公司以2.33亿元认购金证股份子公司深圳市融汇通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融汇通金”)新增注册资本,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对融汇通金持股比例由60%降低至29.40%,并丧失对融汇通金控制权;丧失控制权后,金证股份持有融汇通金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产生利得1.05亿元,并计入2019年投资收益。

倘若剔除投资收益的影响,2019年,公司的营业利润仅为1.58亿元,不及其2015-2017年利润的平均水平。

另外,从营业收入构成的角度,金证股份的业绩也不具有持续性。

2019年,金证股份实现营业收入48.75亿元,与2018年基本持平。其中,证券IT、资管IT、银行IT、综合金融IT、硬件销售、智慧城市各项业务收入分别为5.96亿元、1.83亿元、6.11亿元、1.13亿元、26.25亿元、7.2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94%、2.95%、63.32%、0.38%、-19.84%、82.65%;另外,上述各项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0.29%、84.82%、30.23%、71.30%、5.78%、23.30%。

通过对比各项数据可以发现,2019年中的毛利率板块表现抢眼;其中,主要的为银行IT与智慧城市业务,二者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由2018年的7.71%、8.14%提升至2019年的12.60%、14.88%。

收入结构优化,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本来是一件好事,不过,如果是依靠牺牲毛利率提升业绩,那么其“持续性”就值得推敲了,很不幸,金证股份有很大可能正是采用上述方式。

据Wind数据,2019年,银行信息化板块平均销售毛利率为39.30%,而与金证股份的银行IT业务收入规模相近且包含传统IT业务与营销服务的信雅达(600571.SH)、科蓝软件(600663.SZ)相应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0.77%、42.25%。

很明显,金证股份的银行IT业务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及与其规模相近的企业。而且,相较2018年,金证股份的银行IT业务毛利率还下降了3.10个百分点。

无独有偶,上市公司智慧城市业务毛利率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据2019年年报,金证股份的智慧城市业务主要为,利用金融IT企业的研发技术优势,应用于智能平台开发、智慧城市项目承建,承接互联网巨头、政府、学校、科研单位、大中企业等客户的智慧城市项目;而同样从事智慧城市顶层建造的数字政通(300075.SZ)2019年毛利率为32.87%,通过对比可以发现,金证股份智慧城市业务的毛利率明显低于数字政通。

不仅如此,相较2018年,公司智慧城市业务毛利率更是大幅下降5.77个百分点。

而且,2019年,信雅达、科蓝软件、数字政通相关业务毛利率的变动幅度较小,甚至呈现增长的态势,据Wind数据,三家公司相关业务变动幅度分别为-1.01个百分点、1.08个百分点、4.16个百分点。

除了上述变化之外,金证股份应收账款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其销售信用的放宽。

据年报数据,公司2019年账面应收账款为8.65亿元,同比增长17.53%,而同期营业收入下降0.31%,虽然不能直接证明应收账款的增长由营业收入结构的变化产生,但这至少说明了公司整体的销售信用在放宽。

薄利多销在短期内可以提振公司的业绩,但如果其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企业,业绩的持续性就值得进一步关注。

坏账计提不足

除了数据上的问题,金证股份应收账款计提政策也明显低于同行业企业。

据公开信息,金证股份是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其1年以内(含1年)、1-2年、2-3年、3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5%、8%、20%、50%,而其同行且为头部企业的恒生电子分别为5%、10%、30%、100%,最新上市的京北方分别为3%、10%、30%、100%。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金证股份对于1年期以上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明显偏低。

另外,2019年年末,金证股份账面1年期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88亿元,占公司总应收账款的比重为21.70%。

可见,较低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厚了公司的业绩。

依靠对费用的“藏大放小”以及大幅降低毛利率的方式虽然在短期内可以提升公司业绩,但其持续性存疑,值得投资者持续关注。

针对上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上市公司未进行书面回复。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周刊)